长春历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两宋元明

八十二岁高龄的武则天为什么非让张姓兄弟守

发表于:2019-07-15 17:05:01 来源:长春历史网

八十二岁高龄的武则天,为什么非让张姓兄弟守在身边呢?

有句俗话讲的好:“宁可得罪小人也别得罪读书人,小人顶多在你活着的时候祸害你,读书人在你死后都不放过你。”想要丑化一个人很容易,那就是雇佣一批歪曲事实的文人,然后,用笔杆子将那个人的声名搞臭,最终,把这些东西编撰成册流传下去,你的目的就达成了。

在时间的发酵下,受害者已经跟经历过真相的见证者都化为黄土,流传到后世的东西便只剩下编撰的册子,此时,后人眼中只有“丑陋”的受害者。

其实,关于武则天,也有不少负面评价。其主政初期,由于大兴告密之风,重用酷吏周兴、来俊臣等,加上后世史学家不齿于她违反传统的礼教,身为女子,竟然拥有不少男性嫔妃(称为“男宠”),也公开与多名男性欢好,不以为耻。所以,史书内都对她的所作所为大加鞭鞑,直斥其阴险、残忍、善弄权术,与中宗时韦后之专政,合称为“武韦之乱”。

武则天,是我国古代第一个敢于披上龙袍的女性,在她坐上龙椅的时候已六十七岁了。今天提到花甲之年,可能没人觉得这是高龄,毕竟现代人的寿命被先进的科技和丰富的物质生活所延长,女人六十多岁不过是刚刚退休过起闲适生活罢了,有些不服老的六十岁老太太还觉得自己很年轻呢。

可武则天活在唐朝,那个年代的平均寿命很低,六十七岁已经算是罕见的高寿了,况且,她在当上皇帝之后风风火火的干了十多年,去世时已经八十二了。后人传说,武则天在当皇帝的这段时间里收纳了三千多名美男子在自己的后宫里,给这位叱咤风云的女帝打上了“好色”的标签。

那么,这是真的吗?

一个距离我们千年的唐朝女性,虽然说开了女性皇帝的先河,可她还是个女人,将近七十岁的她跟三千个美男子寻欢作乐,说出来谁相信?就算她心里仍热衷此道,但是,生理上早就失去功能了。这是生理学常识,还真有人揪住这事儿不放,将荒谬当作真实传播。

所以,武则天坐拥三千美男子这事纯属子虚乌有,但她还是有情人的。史籍中记载,武则天的情人较为出名的有四人,在这四人中有对张姓兄弟比她年轻些,另外两个则和她年纪相仿。在这二人中有一个身体不是很好的太医,所以,他们能给予六十多岁的武则天的,只能是心灵上的抚慰。

神龙元年(705年),在武则天被逼退位的事件里,武则天已经病入膏肓,躺在床上无法行动,张姓兄弟陪伴在武则天床边伺候。朝中宰相和几位大臣勾结禁卫军将领,假称张姓兄弟要造反,随即,发起兵变。之后,五百名禁军闯进深宫,格杀张姓兄弟,随后,向武则天逼宫,让她交出皇位,史称:神龙政变,又称神龙革命、五王政变。

武则天就是在同年去世的,那么,这时已八十二岁高龄的她为什么让张姓兄弟守在身边呢?

总之,武则天后宫中有三千美男子,且个个容貌出众、身形健硕。这说法一点可信度都没有,除非,武则天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成了史上唯一的女皇,想风光一把,于是,就选召了三千俊男充充门面,摆设罢了。

武则天曾给丈夫李治写过一首诗,据说,在她年华老去的时候还常常独自一人默背此诗,借此缅怀对故去丈夫的思念。与其相信武则天继位后的淫糜生活,我们倒不如相信这段美好的相思,毕竟,武则天曾在唐高宗去世后写的祭文发自肺腑,且强烈要求死后跟李治埋在一处陵寝。

他们的墓穴是严格按照合葬的规格挖掘建造的,这也说明武则天和李治的感情很深。要是后宫中平白无故多了三千俊男,那恐怕武则天也不会腆着脸要求跟李治葬在一块了。

武则天既然做出了惊世骇俗的举动,就不惧后人评说,她对身后事早已做好万全的准备。为什么留下无字石碑?还不是让后人随意评价她。可以说,在其故去后,整个唐朝时期的舆论都没诋毁过她,对她的评价也都是非常积极向上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司马光所主编之《资治通鉴》,对武氏严厉批判。

可是,到了宋代,由于社会环境的变化,程朱理学在中国思想上占据了主导地位,变了味的儒学思想再次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女性地位逐渐下降,许多女德之说卷土重来,这一时期的学者必定会将武则天树立成违背伦常的反面典型。甚至,在后来的明朝末期,当时比较出名的思想家王夫之的言论中,武则天变成“天地神鬼难容、君臣百姓共愤”的人,这也进一步恶化了武则天在大众严重的形象。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武后善治国、重视延揽人才,首创科举考试的“殿试”制度,而且知人善任,能重用狄仁杰、张柬之、桓彦范、敬晖、姚崇等中兴名臣。国家在武则天主政期间,政策稳当、兵略妥善、文化复兴、百姓富裕,故有“贞观遗风”的美誉,亦为其孙唐玄宗的开元之治打下了长治久安的基础,武则天对历史做出过巨大的贡献。

现在,我们回到最开始说的那个话题,丑化一个人真的很容易,被歪曲编撰的历史轻轻松松改变后人对前人的看法,这一招在我们这些活人眼中看来实在毒辣。然而,武则天在生前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点,心里早就有了准备,去世之后两眼一闭,索性眼不见心不烦,留下一座空白石碑嘲笑着那些诋毁她的人:

“反正我该做的事生前就已做完了,管你们怎么议论我

八十二岁高龄的武则天为什么非让张姓兄弟守

...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